郜春海:为轨道交通换“脑”618广告

发布时间:2020-10-22 阅读:

黑白的画面中,两列火车喷着白烟相向而行,因游击队员扳动了道岔,两车相撞,日本侵略者损失惨重……40多年前,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的经典一幕,竟让一位少年萌生了投身铁路事业的志向。

少年名叫郜春海,来自江苏农家,1989年,他如愿考入北京交通大学铁路信号与控制专业,1993年毕业后留校任教。2002年,一次受刺激的谈判,让这位青年教师燃起斗志,要打造国产轨道交通信号控制系统。从北交大的实验室到四通八达的地铁一线,从校园里的科研团队到成立创业公司,从攻克一个个科研项目到拿下多项行业“首研”技术——20多年来,郜春海带领团队在轨道交通信号系统领域闯出一片天地。他创办的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实现飞跃,去年成为首批登陆科创板的公司之一。如今团队正在储备第5代城轨信号系统,引领技术发展方向。

“全世界八成轨道交通建设在中国!”郜春海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遇,他说,“我们必须不断研究新技术,孕育新项目!”

不能“花高价受洋罪”

要想保证地铁安全、平稳、高效地运行,一套名为CBTC的系统至关重要。CBTC,即基于通信的列车运行控制系统,它被誉为轨道交通智商最高的“大脑”,可以保障列车以最小安全间隔距离运行,达到最大的运输能力,保证列车运行安全。

但在20年前,国产CBTC系统尚属空白。当时,北京乃至全国98%以上的新建或改造轨道交通线路均采用从国外引进的CBTC系统。

2002年,郜春海受邀参与北京地铁与国外供应商的一个项目引进谈判,面对价格过亿的CBTC系统,他提了很多问题,场面却一度尴尬,“外国专家想回答的时候就讲两句,不想回答的时候就说技术保密,弄得我们根本谈不出什么东西。”

当时,国外的系统不仅价格高,运行维护成本也高,一个零部件坏了就要修个一年半载,小小一个修改都可能漫天要价。郜春海不服气,“有什么了不起?不就是做了一套系统吗?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把它干成!”

机会很快来临!2004年,北京市科委响应国家自主创新战略,启动以北京交通大学、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等单位为核心的“基于通信的城轨CBTC系统研究”,从而拉开了CBTC自主创新的序幕,郜春海是项目研发技术负责人之一。

攻关之初,举步维艰!最难之处在于,国外搞技术封锁,没有他山之石。怎么办?郜春海回忆,“我就带着搜集上来的所有信息,一个人跑到香山旁边的一个小度假村,闭门钻研,等思路差不多捋顺了,再回来跟大家分享。”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他的科研灵感源源不断地从香山传递到研发团队的大本营,成为引领团队前行的指示灯。

CBTC包括列车自动防护、列车自动运行、列车自动监控等多个子系统。郜春海划好分工,并提出具体要求,指挥不同的技术团队开展攻关,遇到难题就邀请专家开讲座答疑解惑。

师从郜春海读研的张强当时负责列车自动运行子系统,系统到底能不能研发出来,他心里也没底。郜春海的指点很有策略,他让张强先看文献做调研,之后拿出报告提出方案,几番修改之后,再尝试工程化,并一步一步提出“让车跑起来”“让车在一定精度停下来”“让车舒适地停下来”等循序渐进的要求。

因为没有他人经验可供参考,团队的策略是以时间换进度,不断试错。“别人一天工作6个小时,我们可能要工作16个小时,就是不断研发、试错,再改进,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比别人聪明多少。”郜春海说。

同样留校参与技术研发的北交大研究生刘超记得,“那会儿除了开会,就是写代码,经常加班到深夜两三点。”郜春海自己也很拼,类似5天出差7个城市的行程,是常有的事儿。

靠着这股拼劲儿,团队很快迎来收获:

2007年,攻克CBTC全部技术难点;

2008年,在大连快轨3号线上建成首条国产、自主知识产权的CBTC中试线;

2009年,郜春海带领核心团队“下海”,成立北京交控科技有限公司(现更名为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简称“交控科技”);

2010年底,北京地铁亦庄线、昌平线顺利开通,标志着交控科技的CBTC核心技术实现实际工程应用,使我国成为亚洲第一个、世界第四个掌握该项核心技术并开通运用的国家,打破了外国的长期技术垄断,填补了该领域空白,实现了信号系统的进口替代。随着国产CBTC的问世,国外产品也降价三分之一。

实现全自主无人驾驶

Tag:轨道,交通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