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有望成为年轻人的新“潮牌”女主播

发布时间:2020-10-22 阅读:

一部由广东出品、台湾导演陈传兴执导的文学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未映先火,吸引了电影界和文学界不少人的目光。在当下,中华诗词与人们的关系如何?而这部以中国诗词研究大家叶嘉莹为主角的《掬水月在手》,普通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又应该以怎样的角度去欣赏?

近日,湾区电影观察系列之“诗境人生——叶嘉莹文学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研讨会”在广东文学艺术中心举办,多位专家和学者观影并展开研讨。研讨会由广东省文联指导,广东省文艺研究所、广东省电影家协会、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、《粤海风》杂志联合主办,广州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广东方所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、天津市美学学会协办。

诗词救了她,她何尝不在救诗词?

《掬水月在手》是96岁叶嘉莹唯一授权的传记电影,记录了其多艰又坚韧的一生——她经历了战乱、国难、离乡、去国,早年丧母、中年失女等苦难,仍不遗余力致力于诗词教学和传播。影片曾入围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纪录片单元,将于明日公映。

“诗词救了叶先生的命,但她何尝不是在救中华诗词的命?”研讨会上,专家学者们表达了对叶嘉莹人生态度的欣赏。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秘书长郑大卫感慨,叶嘉莹将一生“许配”给了诗词,还当场赋了一首藏头诗:“水月光影形态可掬,诗传歌咏才华积聚。嘉兴千秋欢声笑语,莹亮温和情寓心曲。”

广东省文艺研究所副所长、《粤海风》杂志主编卢瑜认为:“影片呈现了一种‘弱德之美’,水是其中重要的审美意象。在我心目中,叶先生已经超越了性别和文化的藩篱,是一名‘从一合十’的‘士’。”卢瑜解释,汉字“士”由“一”与“十”组成,可理解为推己及人,从一合十。

东方诗意叙述美学,人活成了诗

与会者认为,《掬水月在手》找到了东方诗意叙述美学之路:画面平静却令人震撼,古迹、壁画、浮雕、字画等大量空镜赋予遐想空间,整体上达到了人格魅力、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高度同构。

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滕威指出:“片子的调性、文理和质地都是中国式的,是用叶嘉莹的方式拍叶嘉莹。”广东省文艺研究所副研究员易文翔认为,影片的风格气质与传主本人十分贴合,“将人生活出诗的模样,莫过于此”。

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海玲指出:“导演用古韵雅乐、画意诗情营造了空谷足音的光影意境,是谓‘诗境人生’。”中山大学教授张海鸥对片中叶嘉莹的多段诗词吟诵印象深刻,认为其“用生命在吟诵”,“把生命和诗融合在了一起”。

叶嘉莹曾在南开大学教书,该校教授周志强也通过视频参与了研讨:“《掬水月在手》带来回溯人生、宛如初见的感觉,仿佛观众第一次来到世上,带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在观察。”

诗词为现代人提供安顿身心指引

电影出品人毛继鸿坦承他对《掬水月在手》的期待:“商业只是手段,文化才是目的。尤其在疫情之后,更该思考用怎样的精神、态度、文化去滋养和传承我们的文明。叶先生的诗境人生为当下人提供了安顿身心的方式和指引。”

广州大学教授孔令顺表示:“中国传统文化需要记录、传承、传播、弘扬,而电影是国际化的一条好路径。”广东省文联副秘书长、创研部主任梁少锋认为,大湾区开放的格局、雄厚的资本、高端的技术和专业的人才,都将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开创更好的局面。

讲述诗词的电影能否在年轻观众中流行?南方传媒学院执行院长李贺和广州大学副教授周文萍均乐观认为,“90后”和“00后”中,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人其实相当多,而诗词有望成为年轻人的新“潮牌”。还有专家支招,可以叶嘉莹先生为主题,召集大学生们读诗和观影,甚至为青少年观众剪辑一部“青春版”《掬水月在手》。

一部由广东出品、台湾导演陈传兴执导的文学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未映先火,吸引了电影界和文学界不少人的目光。在当下,中华诗词与人们的关系如何?而这部以中国诗词研究大家叶嘉莹为主角的《掬水月在手》,普通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又应该以怎样的角度去欣赏?

近日,湾区电影观察系列之“诗境人生——叶嘉莹文学纪录片《掬水月在手》研讨会”在广东文学艺术中心举办,多位专家和学者观影并展开研讨。研讨会由广东省文联指导,广东省文艺研究所、广东省电影家协会、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、《粤海风》杂志联合主办,广州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广东方所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、天津市美学学会协办。

诗词救了她,她何尝不在救诗词?

Tag:诗词,电影,叶嘉莹,掬水月在手
相关文章